首页  |  宅男女神  |  福利汇总  |  门事件  |  内涵图片  |  宅男百科  |  宅男频道  |  宅男电影  |  技术宅  |  宅男资讯  |  ACG综合  |  福利活动  |  吐槽  |  搞笑

标签云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 首页 > 性感 >

从江立峰画作中破解三个时期女性美的隐喻

浏览
从江立峰画作中破解三个时期女性美的隐喻
更新时间:2019-05-04 所属栏目:性感

  如若有人问:“什么样的女子才算得是美女?”古今中外恐怕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但无论审美眼光有多么纷繁,审美标准怎样变化,艺术家们对女性美的追求是绝对不会改变的。香港工笔画家江立峰就是这样的一位画家。他倾心描绘的一系列的工笔重彩画作都是心目中的红颜佳丽为主要对像,不妨看作是对唐代、清代以及民国三个不同时期女性美的诠释。

  唐代美女:繁华下的雍容

  从公元618年到公元907年,近300年间的大唐帝国书写了历史上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上的极度昌盛的时代。谈起当时的女子之美,人们会习惯地说唐朝女子“以胖为美”。其实整个唐朝的289年并非都是以胖为美,就初唐时期女子的审美还是继承于隋朝,女子大多以清秀为美。至唐玄宗宠妃杨玉環,以今人的眼光来揣度似乎是胖的,然而却于史无征。不过北宋大文豪苏轼在他那首著名的《孙莘老求墨妙亭诗》中说“短长肥瘦各有态,玉環飞燕谁敢憎”。将杨玉環与汉成帝时期的宠妃赵飞燕相提并论,为后人留下了“环肥燕瘦”的典故。

  其实唐代女子追求的“胖”并不是臃肿得没有限度,画家江立峰在他的作品《良伴》(图 )中采用画中画的手法,以一幅卷轴画为背景。那幅卷轴画的内容是传为唐代周昉的名作《簪花仕女图》卷的局部,这似乎给我们以某些暗示。

  寻着画面的提示我们可以看出,唐代女子们所崇尚的“肥美”实际上是一种端庄秾丽、骨肉匀停的骨感美。这就犹如大诗人白居易在他的那首著名的《长恨歌》中形容杨玉環“温泉水滑洗凝脂”,亦或像唐代书法的“颜筋柳骨”。否则杨玉環也不会惹得唐玄宗“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了。然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宋代董逌在《广川画跋》中评论盛唐以后宫中美女们的时尚时说“此故唐世所尚,尝见诸说,太真妃丰肌秀骨。今见于画,亦肌胜于骨。昔韩公言曲眉丰颊,便知唐人所尚,以丰肌为美。昉于此时知所好而图之矣”。

  牡丹,是大唐帝国的国花。每年四五月份牡丹盛开时,花冠硕大,颜色娇艳,满园芬芳。牡丹犹其深受杨贵妃的喜爱,所谓“名花倾国两相欢”(李白《清平调三首》其三),因此唐代女子们无论是在穿戴打扮上还是在日常使用的器具上总能看到牡丹花造型的装饰。

  其实,有钱有闲的贵族女子们出现在各种娱乐和社交场所,或出游、或骑射、或歌舞、或欢饮、或蹴鞠……她们峨冠高髻,淡扫蛾眉,微露酥胸,笑语盈盈地在花间游赏,就以今天的眼光看也颇为开放和性感的。

江立峰《良伴》,设色纸本。

 
江立峰《良伴》,设色纸本。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卷,设色绢本,辽宁省博物馆藏。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卷,设色绢本,辽宁省博物馆藏。  

江立峰《贵妃不醉三郎醉》,设色纸本。

 
江立峰《贵妃不醉三郎醉》,设色纸本。  

        江立峰的画作《闺秀》中,其背景的一幅工笔画取自五代画家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卷的局部“清吹”。这是《韩熙载夜宴图》卷中十分精采的一段。画中的五位乐伎上身着上襦,腰间则以罗带扎住拖地的丝绸长裙。乐伎们的衣着颜色淡雅,每人都戴有长长的佩帛,手持笛、箫在同时吹奏一首曲子。那柔和的乐曲声仿佛已经飞出了画面。经过“安史之乱”的大动荡后,大唐的江山从此一蹶不振,难以恢复往日的辉煌。此后,则进入多个政权割据的五代时期。女子们已经不再像盛唐时的那样从身形、衣着到化妆都追求灿烂和极尽奢华。她们的审美标准已经从肥美转变为清秀,从华丽转变为淡雅。但娇弱的容颜中依然挡不住行将逝去的年华,似乎更应合了李后主的那一句“流水落花春去也”的充满无奈的咏叹。

江立峰《闺秀》,设色纸本。

 
江立峰《闺秀》,设色纸本。  

  清代美女:蜕变中的闺怨

  从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至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是我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王朝——清朝。满族人在入关以前长期驰骋于朔漠草原,弯弓射雁扬鞭催马的游牧生活使得他们的性格里便带有豪爽剽悍之气。即便是女孩子也要精于骑射,在7岁左右时便开始练习射鹄,女子执鞭不亚于男子。游牧民族的生活习俗、宗教信仰等各方面都与农耕民族有着很大差异,文化上更有他们自身的特色。因此入主中原以后,随着民族交融的深化,贵族女子们越来越多地受到中原文化的熏陶,加之长期寂寞的宫廷生活,骨子里原本具有的那种豪迈与粗犷被优雅的礼乐文化所冲淡,性格中融进了柔婉与哀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清雍正时期佚名宫廷画家创作的工笔重彩画《十二美人图》,描绘了12位身着汉服久居深宫的女子,或品茶、或观书、或沉吟、或赏蝶等情景,昼永夜长的宫廷生活令女子们感到孤寂与悠闲。巧合的是,画家江立峰以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为题材也创作了12幅仕女画,这两组画作间似乎蕴含着某种隐喻。

  晚明以降,标准的美女一般都具有宽额、尖颌、瓜籽脸的特点,再配上端正的五官——修眉细眼、一点樱唇,以及白皙、清瘦、含胸、溜肩的身形,这似乎已成定式。美女们的表情更没有特别明显的大喜或大悲,即使是非常高兴的时候也要笑不露齿。儒家所倡导的“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在严格的宫廷礼教与涵养熏陶下渐渐变成了对心灵与人性的束缚。画面中的贾元春虽贵为贤德妃但他内心中并不快乐,暗示她身份的那一副金累丝点翠嵌珍珠红宝石凤纹钿和点翠金簪并没有被戴在头上,而是信手放在紫檀描金的双屉桌上。这足以告诉人们,高贵的身份与优越的物质生活对于贾元春来说并不重要,她所渴求的是人间的亲情。

  与清代汉族女子们缠足的风尚不同的是,满族女子是天足,从不缠足,这也是源于她们先祖的马背习俗。然而当西方的列强用鸦片和坚船利炮打开中国的封闭的大门的时候,这种祖宗家法已被清王室的后代子孙们抛弃得一干二净。中华民族实际已如一件粉彩的官窑瓷器,尽管外表华丽,实则不堪一击。晚清时的满族女子,头戴华丽的大拉翅,身穿艳丽的旗装,脚穿花盆底绣花鞋,动则轻移莲步,静则细柳迎风。

上一篇:《活色生香》曝美人剧照 全员诱惑上阵

下一篇:特别是张曼玉华春莹引用孔子名言,曾经是多届影后获得者

推荐性感

最新性感